• 物联网系统时代:iOS、安卓拜拜?

    配图来自Canva可画​随着智能汽车、智能家居、智慧交通等智慧场景的应用落地,智慧化生活场景正在成为现实。在技术应用层面,这些智慧场景的实现,都需要操作系统的支持。这种情况下,以物联网技术为核心的IoT操作系统地位愈加凸显。与此同时,在智能硬件广有布局的华为、小米、BAT等国内企业们,也开始纷纷进军IoT操作系统,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产IoT操作系统的崛起。小米vela入场,国产IoT再添新军近日举办的MIDC2020大会上,小米发布了vela系统,成为国产IoT操作系统领域的“新兵”。从技术层面来看,小米vela系统,是基于开源嵌入式操作系统Nuttx打造的IoT操作系统,主要面向的是智能家居产品的应用,但目前它仍处于与音箱、运动手环、手表等产品的融合开发阶段。对小米来说,其在智能家居领域拥有极强的竞争力,vela操作系统也能给它带来多方面的利好,这对华为、BAT等企业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首先,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智能汽车等终端产品风头正盛,但这些产品互相独立,相互之间难以产生联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套完善的操作系统,就显得尤为重要。而能够自研IoT操作系统的企业,自然能在市场中建立更高的竞争壁垒。其次,海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也让更多的科技企业,意识到技术自立的重要性。市场的这种变化,使得国内企业更想要通过自研IoT操作系统,在市场中获得更多的自主权,从而降低对软件产业链的依赖风险。结合各方面因素来看,国内企业选择现在入局IoT操作系统,就不难理解了。而在小米、华为、阿里这些企业入场后,国内市场也掀起了自研IoT操作系统的热潮。自研热潮背后的考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Android、iOS这两种操作系统,凭借着其丰富的生态优势,占据了绝大部分移动操作系统市场。据statcounter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iOS、Android系统占据全球市场份额为97.93%,基本上垄断了全球市场;桌面操作领域则是微软一家独大,Windows10系统占据了全球50%以上的市场份额。凭借移动、桌面操作系统市场的优势,谷歌、苹果、微软这些企业,在整个互联网时代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比如,苹果iOS系统的良好体验,为iPhone手机拓展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开源的安卓系统,更是为谷歌带来了超过10亿的用户和广告、APP等服务的收入。操作系统创造的巨大收益,自然吸引了很多觊觎该领域的国内企业,参与到操作系统的竞赛中。但在移动、桌面操作系统领域,谷歌、微软这些海外企业,早已经凭借其多年的积累牢牢掌控了绝大部分市场,国内企业很难攻入核心地带。不过,在新的物联网领域,市场仍处在发展阶段,海外企业并没有绝对优势,这给国内企业自研操作系统创造了机会。在技术层面,IoT操作系统可以解决行业碎片化的问题,营造良好的物联网生态环境。于是,国内进军物联网领域的企业纷纷入场,自研IoT操作系统。在目前的市场中,阿里AliOS、腾讯TecentOStiny、华为鸿蒙、百度DuerOS等国产IoT操作系统,均已经在市场中亮相,并在智能家居、手机、智联网汽车等终端领域,实现了技术应用。随着国内企业纷纷入场,海外企业也开始在IoT操作系统领域加码布局。海外市场中,谷歌、亚马逊、微软等企业都已经推出了自家的IoT操作系统。和这些企业相比,国内企业在IoT操作系统的生态普及方面仍有差距。生态建设仍是难题对一款操作系统来说,能否得到市场认可,主要依靠其生态方面的优势。而正在发展的国产IoT操作系统,面临的正是这方面的问题。在IoT操作系统市场中,海外企业在生态方面更占优势。比如谷歌推出的AndroidThings系统、微软WindowsIoT系统,正在以移动、桌面操作系统领域的生态优势,在物联网领域迅速扩展市场。对比之下,国内企业的IoT操作系统仍处在建设初期,还不具备较强的竞争力。比如华为鸿蒙系统,已经在智慧屏、智能手表产品中应用,但要实现在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领域的全面应用,还需要时间;阿里的Alio系统,则主要在智能汽车领域应用,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还需要扩展;还处在融合开发阶段的小米的vela操作系统,更需要时间去打磨。从市场方面来看,谷歌、微软具有的生态优势,正是目前国内企业所欠缺的,而这也是国产IoT操作系统,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因此,对国内企业来说,如何在IoT操作系统领域迅速扩展生态,就是它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国内正在蓬勃发展的IoT市场,给国内企业在IoT操作系统领域的生态建设,带来了一些好消息。国产IoT操作系统走向何方?在IoT操作系统这个新战场,国内企业仍有赶超海外企业的机会。一方面,碎片化严重的IoT市场,硬件产品之间相互独立,海外企业在这个领域并没有明显优势,反而是小米、华为这些主打AIoT生态的硬件生态企业,具备产品应用的先天优势;另一方面,新基建政策支持力度的加大,推进了5G通信、物联网、AI等技术的发展,带动了物联网市场规模的迅速发展,这对于国产IoT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自然大有助益。面对这样的机遇,华为、小米、BAT这些企业自然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而在各家深入布局的情况下,难免在市场产生摩擦。但目前来看,国内企业在IoT操作系统领域的竞争关系,并不明显。具体来看,在目前的IoT操作系统市场中,阿里AliOS主要面向智能汽车、华为鸿蒙系统则致力于“1+8+N”生态,小米的vela则面向智能家居领域,三家并没有产生正面交锋。避开市场的正面交锋后,国产IoT操作系统也能取得更快的发展,华为鸿蒙、阿里AliOS等操作系统也能更快的扩展生态。另外,在国内蓬勃发展的物联网产业的支持下,国内企业的生态建设也能更进一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IoT操作系统市场,国内企业将拥有更强的竞争力。不过,在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方面,国内企业仍要加快脚步,才有望在和海外企业的博弈胜出。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智慧城市
    刘旷刘旷
    前天
    19584
  • Q3增收不增利:华米遇新困境?

    (配图来自Canva可画)近日,华米发布了2020第三季度业绩报告。颇为难得的是,在欧美等全球疫情仍然严重的情况下,华米的营收及出货量仍保持高速增长,持续盈利。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华米营业收入为22.35亿元,较2019年第三季度增长20%,是华米有史以来最高的单季收入。出货量达1590万台,同比增长16%,上半年华米总出货量也才是1650万,三季度的出货量已经接近上半年的总出货量。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表示,第三季度出货量和收入分别增长16%和20%,主要归功于今年新发布的小米手环5,和自主品牌Amazfit手表及耳机新品的优异表现,以及在全球范围内销售版图的持续扩张和多个地区的经济回暖。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环境中,华米能够实现如此亮眼的业绩增长,确实已经比较难得。然而在业绩高速增长背后,华米实际上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若想要在未来长期保持这样的业绩增长,对华米而言,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增收不增利首先必须得承认,华米三季度的业绩增长确实会让人感到振奋。华米第三季度出货量和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6%和20%,与二季度的同比9.5%和7.2%相比,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当然,单论增速的话,华米Q3的业绩增速和其在2020年Q1以前很难相提并论。不过显然不能直接忽视疫情的影响,若将这一点也考虑进来,那么三季度相对稳健的业绩增长,可以表明华米正在加速摆脱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然而不同于国内,欧美等海外疫情仍然严重,第三季度华米海外出货占比达到49.5%,想要抵消疫情的负面影响,华米自然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最显著的代价,就是华米的盈利水平出现了大幅倒退。华米科技的毛利率长期持续下滑,三季度毛利率颓势更显,直接下降到了20.6%,而去年同期为25.2%。毛利率的显著下降,表明华米科技的盈利能力出现了明显衰退。因此,快速增长的营收和出货量,并没能为华米科技带来相应的利润回报,造成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与营收同比增长20%相对应的是,第三季度归属于华米的净利润为811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033亿元下降60%。调整后净利润为1.21亿元,同比下降42%。并且华米科技的毛利率表现不仅和其盈利能力联系紧密,更关系到华米和小米的关系变化,甚至和华米科技的战略态势密切相关。考虑到这些,华米科技毛利率持续下降,无论怎样看都绝不是一个好兆头。自有品牌成长受阻关于华米“去小米化”的讨论之所以经久不衰,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过去几年华米持续加码自有品牌,看起来和小米渐行渐远。2015至2018年,华米自营品牌收入占比不断上升,从2015年的2.9%,一路上升到2018年的41.3%。由于华米自有品牌产品的毛利率较小米要高很多,在这几年中华米科技整体的毛利率水平也随之不断提高,到2018年华米整体毛利率达到25.8%,较2015年的12.4%已经提高了一倍多。不过情况在2019年出现了一次重大转折。2019年,小米品牌的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59.7%反弹到72.2%,华米自有品牌收入占比从41.3%下降到了27.8%。于此同时,华米科技整体毛利率也从2018年的25.8%下降到25.3%。从2019年Q1至今,华米的毛利率持续下降。从2019Q1的27.2%下降到了2020年Q3的20.6%。(数据来自华米科技财报)毛利率的持续下降,除了表明华米科技的额盈利能力在持续降低,更意味着或许出现了两种非常不妙的变化:要么小米可穿戴产品的占比在持续上升;要么华米自有品牌产品的毛利率在持续下降。小米占比上升,表明华米自有品牌成长表现不佳;自有品牌毛利率下降,则可能意味着华米为了自有品牌扩张,也走上了“价格战”的道路。这两种情况无论出现了哪一种,对华米而言都绝不是好事。如果两者兼而有之同时发生,那情况更加糟糕,意味着或许华米自有品牌的成长遭遇到了巨大挑战。想成为可穿戴领导者更难了华米自营品牌的处境,整体战略方向的调整,乃至到目前为止的业绩表现,显然这些都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和整个可穿戴市场的大环境变化密切相关。当前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涵盖范围主要是智能手环、智能手表、耳戴设备(例如真无线耳机)这三大品类。最开始兴起的是智能手环,在2017年之前可穿戴市场的主角就是智能手环。华米和小米经过数年通力合作,在2017年小米超越Fitbit,出货量达到全球第一。2017年之后智能手表快速兴起,华米将更多精力投入到自营品牌身上,源源不断地推出以智能手表为主的各种新品,“去小米化”的进程不断加快。然而在2018年之后苹果、三星乃至华为、OPPO、vivo等一众国内外手机巨头先后加码投入智能可穿戴市场,华米承受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于是到了2019年,华米一方面与小米加紧修复关系,另一方面试图在科技健康领域另辟蹊径,探索可穿戴行业的差异化赛道。在2019年底,黄汪向华米科技全球上千名员工发出全员信。在信中除了明确公司“科技连接健康”的使命,更是清晰地定义了短、中、长期目标。其中,短期目标是:“成为“云芯端”的可穿戴产品与服务供应商,领跑全球智能可穿戴行业。”现在近一年时间过去,华米这个短期目标的前半部分,进度推进的倒是还不错;然而后半部分目标“领跑全球智能可穿戴行业”,恐怕短期之内是无法完成了。因为2020年在可穿戴市场中,华米承压更甚于2019年。疫情影响下,人们普遍更加重视健康问题,可穿戴设备的健康属性凸显,受益于此可穿戴市场率先摆脱疫情的负面影响。按理来说,这对先一步押注健康科技赛道的华米应该重大利好,但是受限于体量,它也只能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IDC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中,华为出货量775.1万台,同比增长45.5%;小米为565.9万台,同比减少9.1%;苹果出货量为508.1万台,同比增长14.6%。华为首次反超小米,在中国可穿戴市场登顶,并且华为的大幅上涨和小米的下滑对比鲜明。小米和华米联系紧密,小米出现下滑,华米当然也不好受。在全球可穿戴市场中,现在排名第一的仍然是苹果,而华为、三星持续加码,更是让华米和小米都有些扛不住。需要向小米进一步靠拢华米“领跑全球智能可穿戴行业”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但在当前巨头持续加码,市场竞争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华米离实现这个“短期目标”的距离貌似已经越来越远。尤其现在可穿戴行业发展的大趋势对华米并不友好。在全球可穿戴市场中,2018年之后,智能手环的地位不断下滑,而智能手表和耳戴设备的份额快速上升。华米智能手表的市场表现不错,然而华为、三星的增长更快;耳戴设备无论华米抑或小米在全球市场中都缺乏声量。当前华米出货产品中绝大多数依然是智能手环,随着智能手环市场的萎缩,如果不能更进一步在智能手机表和耳戴设备市场打开局面,华米的日子恐怕会越来越难过。因而对华米科技而言,利润的涨跌并不是当前阶段的重点,当务之急是要打破市场困局,要实现更快速的增长。当然,在可穿戴市场现在光凭性价比赢得市场是很难的,并且也绝非长远之计。现在市场已经进入到包含品牌、技术、渠道、生态等要素在内的综合竞争的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许华米需要向小米进一步靠拢。两者如果能再次精诚合作、合理分工,那么未必没有机会在未来领跑全球智能可穿戴行业。

    智能金融
    幂疗幂疗
    2020-11-26
    20302
  • 面板巨头京东方的进击

    配图来自Canva可画自2019年显示面板价格持续下滑后,显示面板行业迅速进入寒冬。直到今年第三季度,显示面板市场需求迅速增长后,才迎来了显示面板价格的持续上涨,京东方等国内显示面板厂商也终于在漫长的寒冬后,迎来了春天。 随着第三季度显示面板市场回暖,京东方在营收、利润均有了极大改善。但由于其过往极其不稳定的盈利能力,依然让资本市场对它抱有怀疑态度,导致其股价不涨反跌。而在上游产业链加速倔起、显示技术更新换代的情况下,面板行业也在迎来新的机遇,同时新考验也在接踵而至。在此背景下,京东方能否再次抓住机遇、引领行业依旧需要时间检验。净利润暴增历经行业的低潮后,作为国内面板巨头的京东方,也终于迎来了增长。在10月30日发布的Q3财报中,京东方一扫前几季度净利润下滑的阴霾,实现了营收、利润双增长。 具体来看,在第三季度财报中,京东方实现营收408.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4亿元,同比增长629.3%。在营收方面,京东方延续了上季度的稳步增长,并且净利润方面也表现亮眼,和去年同期相比暴涨了6倍。 不过,京东方这样亮眼的成绩,却没能让它在股市扬眉吐气。Q3财报发布后,京东方A、京东方B两只股票的股价就分别下滑了2.47%、2.06%。而造成京东方股价的下滑的主要原因,还在于资本市场对它的盈利能力抱有怀疑态度。一直以来,京东方的盈利能力都不太稳定。在2006年至今的财报中,京东方的利润率一直飘忽不定、跌宕起伏,增速最高时甚至超过4500%,下滑严重时也超过了200%,状态极不稳定。 这种“过山车”式的利润率变化,难免让它受到资本市场质疑。这种情况下,京东方股价下跌也就不难理解了。对投资者来说,盈利能力是其衡量企业是否值得投资的重要参考。而京东方极不稳定的盈利能力,自然难以得到投资者青睐。 从市场方面来看,京东方利润率波动如此之大,跟显示面板市场的周期性变化,有很大的关系。隐忧仍在和传统行业不同,显示面板行业有非常强的周期性。这种周期性具体体现为面板市场因为供求关系变化,而在价格上表现出来的暴涨暴跌。 比如,在显示面板价格上升期,入局企业增加使得显示面板产能持续增长。而在显示面板产能超过市场需求后,显示面板价格又持续下跌,面板企业开始减产来降低损失。这种供求关系的变化,正是造成京东方等面板厂商利润波动起伏的根本原因。 而近几年国内面板厂商的崛起,更让这种状况逐渐恶化。随着京东方、华星光电、惠科等面板企业的迅速崛起,国内显示面板行业的产能也开始大幅增长,出货量甚至超过了三星、LG。但与此同时,显示面板产能的迅速提升,也让行业的价格开始持续下滑,致使面板企业很难获得更高利润。而在此前,液晶面板行业的利润率已经降至15%左右,企业从中获取的利润已经极其有限了。 另外,2019年剧烈的市场价格波动,更直接让三菱、松下等知名电器厂商,退出了液晶显示市场,LG、三星等面板厂商则直接通过减产来降低损失。而在各家面板企业纷纷降低产能后,显示面板价格开始逐渐回暖。于是,在第三季度市场需求提升的情况下,抓住市场机遇的京东方,也终于实现了Q3净利润的暴涨。 但对京东方来说,受市场周期性变化波动的盈利能力,依然需要它做出改进。除了盈利不稳定问题之外,近年来显示面板市场技术迭代的变化,也对京东方提出了更多的考验。技术迭代下的机遇与挑战 近两年来,显示面板市场OLED、MiniLED显示技术的兴起,为京东方带来了新的机遇,也让它面临更多的挑战。 首先,OLED显示技术的飞速崛起,加快了OLED显示技术取代LCD液晶显示技术的步伐。随着OLED显示屏幕在智能手机、电脑、可穿戴产品等领域的广泛应用,OLED电子产品的销量也在飞速增长。仅在2019年,国内OLED电视行业年度复核增长率就超过了90%,其飞涨的速度由此可见一斑。 在OLED显示技术日益火热的情况下,京东方也在OLED领域频频发力。但由于三星、LG占据全球超过90%的OLED市场,京东方要想挑战这两家,还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其次,备受显示面板市场关注的MiniLED显示技术,也拥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也需要京东方展开布局,这又让它遇到了新的难题。一方面,生产线的更换、迭代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在京东方的14条产线中,4条是OLED产线,而其余10条产线的更换、迭代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另一方面,在OLED、MiniLED显示技术方面,京东方距世界领先水平还有差距,需要它去追赶,而研发费用的投入又会对紧张的资金链产生冲击,进而降低它的盈利能力。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显示面板市场的技术迭代,也为京东方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比如京东方和苹果、华为的合作,体现了其在技术方面的进步,对它在OLED领域的市场拓展提供了助力。 利润方面,OLED显示面板的平均毛利率可以达到40%以上,比LCD液晶面板高出不少,这对京东方解决盈利不稳定的问题大有裨益。另外,出于供应链安全考虑,下游产业链企业更愿意广泛合作,这也能进一步扩大京东方在OLED领域的优势。 综合来看,OLED、MiniLED显示技术的迭代,既是机会也是挑战。而京东方能否在新一代显示技术的风口持续领跑,还要从多方面看待。面板巨头能否继续领跑? 在LCD市场,京东方已经占据了全球21.5%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但在OLED市场,京东方和LG、三星相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从技术方面来看,目前的显示面板市场,OLED、LCD这两种显示技术各有千秋。OLED显示技术虽然在画质、柔性方面表现出色,但由于技术还不够成熟,还面临着量产、性能等多方面的问题。而已经成熟的LCD显示技术在产品良率、稳定性等方面表现优异。 以此来看,OLED显示技术想要取代OLED技术,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正是京东方在OLED领域追赶三星、LG的最好机会。一方面,京东方的OLED技术已经得到了业界认可,这更利于它拓展市场;另一方面,OLED领域的市场拓展,也能提升京东方的盈利能力,从而有效解决其长年来由于利润率不稳定带来的问题。 另外,近年来国内OLED上游产业链的兴起,也为京东方的技术研发提供了助力。比如合肥欣奕华、中山凯旋等企业已经攻克了蒸镀机技术,为京东方等面板企业解决了设备问题。 以此来看,领跑LCD市场的京东方已经迎来了在OLED市场发力的最佳期,在上游产业链、技术实力的支持下,京东方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在OLED市场再度崛起。 不过,在资金研发等方面都存在挑战的情况下,它能否再次像上次领跑LCD市场一样,在OLED市场再次创造奇迹,仍需要交给市场检验。文/金融外参记者王佳龙,公众号ID:jrwaican

    AI+
    金融外参金融外参
    2020-11-03
    19529
  • 国产OLED步步雄起

    (配图来自Canva可画)如今的OLED电视,已经成了各家电视厂商竞相争夺的市场。近年来,创维、长虹、LG、索尼纷纷在OLED电视市场展开布局,推出自家的OLED电视产品。而在国内外厂商纷纷进军OLED电视的背后,与新一代显示技术的兴起分不开。能够做到独立像素点发光的新一代显示技术,在画质、色彩方面的表现都优于LCD液晶显示,并且它在可塑性、发光效率、产品应用等多方面都有不错的表现。这些优异的表现让新一代显示技术很快受到了市场认可,成为公认的替代LCD液晶显示的下一代主流显示技术。并且这种替代趋势,在近两年变得愈加明显。于是,在OLED显示技术取代LCD液晶显示技术的背景下,想要抓住市场机遇的国内面板厂商纷纷发力,开始在国产OLED市场崭露头角。打破垄断,国产OLED崛起在OLED显示行业,一家面板生厂商要想在市场立足,就需要上游生产设备的支持。对于面板生产商来说,拥有上游的生产设备,就等于掌握了OLED显示技术的钥匙,生产起来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然而,在国产OLED行业发展历程中,蒸镀机、蒸镀罩掩膜版等上游生产设备,长期被三星、LG掌控,使国产OLED行业一直处于被垄断的状态。至于国外巨头是如何垄断OLED行业的,则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在OLED显示技术发展早期,LCD显示技术是当时的主流技术,当时整个显示行业并不看好OLED显示技术,这使得使专注于OLED上游设备生产商CanonTokki、日立金属,纷纷陷入低谷,甚至濒临破产。而一直坚持OLED技术路线的三星,为CanonTokki、日立金属带来了生机。但作为条件,这些企业也和三星签订了优先供货的相关协议,由此三星通过掌控上游生产链开始垄断OLED行业。凭借着产业链优势,三星、LG在OLED显示领域开始飞速发展,很快就占领了全球市场。据IHSMarket报告显示,LG、三星在全球OLED市场占据的市场份额共计超过92%,几乎垄断了整个行业。不过,近年来处于垄断地位的LG、三星,开始遇到了国内企业的挑战。从2017年开始,国内OLED市场规模迅猛增长,国内OLED厂商也意识到OLED显示技术的重要性,开始在OLED领域展开深入技术研发。比如维信诺、柔宇科技就尝试越过蒸镀机、蒸镀机掩模版等上游生产设备,通过发展新技术来打破设备限制。一段时间的技术攻坚后,维信诺、柔宇科技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研发出了不需要蒸镀机的OLED面板生产技术,并将其应用于智能手机、笔记本等电子产品。从这里开始,国产OLED行业就开始了向上逆袭之路。另外,在日立金属、CanonTokki等上游设备生产企业在和三星签署协议到期后,这些企业也开始限制对三星的设备供应,国内OLED企业也因此获得了购进生产设备的机会,这也从侧面推动了京东方、华星光电等多家企业在OLED领域的发展。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国内OLED显示行业迅速崛起,开始向LG、三星构建的OLED技术壁垒发起进攻。技术壁垒并非牢不可破在目前国内的OLED显示市场,LG、三星依旧是主流玩家,国内面板企业则属于新晋的挑战者。比如在OLED显示技术的内折屏细分领域,三星就因为一项可以简化OLED显示器的堆叠结构的技术专利,给国内企业生产OLED面板的造成了不少麻烦。在这项专利限制下,国内面板厂商京东方、维信诺要绕过这项工艺,就必须通过更复杂的工艺来解决生产问题,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其生产成本。从这也不难看出,三星在OLED领域构建的技术壁垒,的确对国内企业的技术研发造成了一定的限制,也让维信诺、京东方走了不少弯路。不过,三星、LG构建的技术壁垒,也并非牢不可破。在OLED市场上游产业链变化、国内企业突破技术封锁这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国内OLED厂商与LG、三星的技术差距开始逐渐缩小。在技术专利方面,国内面板巨头京东方在OLED显示屏幕申请的专利数累计超过2.7万件,逐渐超过了显示屏巨头LG。此外,维信诺、柔宇科技等面板企业也通过深入手机市场,在OLED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据群智咨询数据,2018年国内OLED显示屏出货量达到了1930万片,同比增长97%,而维信诺的供货量甚至达到800万片,在OLED市场的市场份额迅速攀升,柔宇科技则使用OLED技术研发了首款可折叠的OLED手机。由此国内OLED显示市场的飞速发展,开始对三星、LG的垄断地位产生了威胁,这自然不是三星愿意看到的。但随着近年来国内OLED产业链的日益成熟,OLED市场爆发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这意味着三星、LG,接下来面临的挑战只会更加严峻。不过,在目前的OLED市场中,三星、LG在技术方面依旧领先。国内面板厂想要赶超,还需要时间。离OLED霸主还有多远?随着国产面板厂商纷纷在OLED市场发力,京东方、维信诺们和三星、LG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而在这场博弈中,国内企业有着多方面的优势。首先,在OLED显示技术方面,国内的京东方、柔宇科技、蓝思科技、维信诺等多家企业已经把OLED显示技术作为核心技术应用研发投产,建成了多条OLED生产线,这对OLED显示技术的积累大有裨益。而近期京东方与苹果的合作,则能加快京东方在OLED技术方面的积累。众所周知,向来强势的苹果,在选择供应商时候开出的条件往往都非常苛刻,京东方的OLED技术能够得到苹果认可,说明了它的OLED技术实力已经得到业界认可。而通过与苹果合作,更能为它在OLED面板生产方面积累更多经验。其次,在OLED上游生产设备方面,国内企业也取得了突破性发展。比如合肥欣奕华、中山凯旋、合肥莱德这三家企业已经攻克了蒸镀机技术,并生产出了样机,为进一步推动国内OLED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支持。最后,在市场方面,国内OLED企业也有巨大的优势。随着OLED显示技术在国内市场兴起,OLED屏幕也在手机、笔记本、电视、智能可穿戴设备等多个领域得到应用,这些有利因素都带动了市场需求的迅猛增长。据奥维云网数据,2018年国内OLED电视市场增长率达到300%,预计202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OLED电视市场。背靠着如此庞大的市场,国内OLED行业的发展也会迎来更多机会。总体来看,国内OLED厂商已经迎来了技术发展的最佳时期。在市场、产业链的助力下,国内OLED行业已经打开了技术封锁的缺口,距赶超LG、三星这两个霸主,就只需要时间了。据BusinessKorea报告预计,这个时间可能在5年左右。由此可见,未来能在OLED市场引领市场的厂商,必定会有包括京东方、维信诺等为代表的国内OLED厂商的一席之地。当然,在这条技术攻坚路上,国内OLED厂商们还有一些差距,接下来还需要继续以技术为根基,才有望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更大的成绩。

    智能金融
    幂疗幂疗
    2020-10-30
    18904
  • 无线耳机群雄并起,华为、小米又一次成功偷袭苹果

    配图来自Canva上半年疫情对消费电子行业打击颇重,不过可穿戴设备依然实现了逆势增长。尤其得益于居家办公等外界环境的影响,不少用户对耳机类产品的需求变得更高,这使得耳戴智能设备在上半年的市场表现非常亮眼。IDC数据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全球耳机类智能可穿戴产品出货量实现了68.3%的同比增长,二季度出货量再次同比提升32.6%,这也使得耳戴设备的出货量占到了整个可穿戴行业的60%。以AirPods开创真无线耳机(TWS)行业先河的苹果,目前依然在耳戴设备市场遥遥领先,二季度在全球真无线耳机市场中的份额超过35%。不过,若考虑到去年同期苹果的市场份额为53%,那么今年以来苹果市场市场份额下滑就非常显著。苹果AirPods的霸权面临多重挑战在2016年的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推出取消耳机孔的iPhone7,同时发布与之配套的AirPods,就此点燃了真无线耳机市场。不过,一代AirPods发布距今已经有4年时间,市场中早已不再是苹果一枝独秀。虽然苹果依然很强势,但面对层出不穷,争奇斗艳的竞争对手,苹果AirPods的市场份额连年下滑。而这些在真无线耳机领域不断向苹果发起挑战的玩家们来历复杂,大致可以划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和苹果一样的智能手机厂商。他们是真无线耳机市场中的领导者,比如小米今年二季度在全球真无线耳机市场中的份额仅次于苹果,达到10%,而华为和三星在真无线耳机市场中的表现同样很不错。第二类,是谷歌、亚马逊、腾讯这些人工智能技术供应商。这些科技公司或者说互联网公司本身和耳机硬件市场关联性不强,但是仍然推出了自己的真无线耳机产品,其目的可能更多在于推广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第三类,是音频技术巨头。有索尼、捷波朗、杰宝这些传统大厂,也有Earin、Sudio等新兴品牌。他们一般主打音频体验和音频降噪能力,目前市场表现也很不错。比如今年二季度在全球真无线耳机市场中,捷波朗和杰宝的市场份额分别排名第四和第五。第四类,是一些拥有各自特色的音乐玩家。比如类似国内酷狗这样的音频内容供应商,或者日本earsopen这样的骨传导技术供应商,甚至是汪峰这样的音乐人创建的FIIL,总之,就是千奇百怪的各种“杂牌军”。通过比较可以轻易发现,后两类玩家会更偏重音频技术或者音乐体验一些,而前两类玩家看重的东西则不仅限于音频。其实苹果真正的挑战者是前两类玩家,尤其是第一类玩家——智能手机厂商。华为和小米突飞猛进苹果在真无线耳机市场的真正挑战者是智能手机厂商,似乎问题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从市场表现表现来看,真无线耳机市场的竞争几乎就是智能手机市场竞争的延伸。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真无线耳机市场前三名分别为苹果、小米和三星。而IDC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无线耳机市场份额前三名分别为苹果、华为和小米。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的前三名都是智能手机巨头,显然这并不是巧合。尤其在中国市场中,苹果的光环并不像海外市场那样耀眼,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华为和小米的市场份额已经与苹果比较接近。IDC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无线耳机市场中,苹果、华为和小米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8.1%、10.1%和8.3%。考虑到华为和小米都是2018年才开始做真无线耳机,也就是说,短短两年不到,华为和小米就已经发展到可以和苹果同台竞技的水平,这样的增速也堪称是突飞猛进。那么,华为和小米是凭什么才能实现如此惊人的高速增长?其实也没什么秘诀,就是两家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那一套打法,包括双品牌战略、机海战术当然还有价格战等等。而更直接的原因是,相比苹果的AirPods,华为和小米的竞品有着明显的价格优势;对比其他类型的玩家们,华为、小米这些手机厂商拥有非常显著的移动生态优势;而比起大量涌入市场的白牌厂商,华为和小米又具备着强大的品牌影响力。总之,华为和小米短短两年之内就在真无线耳机市场追上了苹果的发展步伐,是在各种内外合力影响之下才实现的结果,不过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他们在真无线耳机市场坚持进取的决心。真无线耳机争霸战才刚刚开始华为和小米这些智能手机厂商之所以在真无线耳机市场中更具竞争力,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们具有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移动生态优势。换言之,真无线耳机也越来越成为移动智能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移动智能生态,就是伴随着5G实现商用以及包括蓝牙5.0等其他通信技术的进步,智能手机、智能手表、真无线耳机融合智能佩戴、语音交互和运动健康等领域的功能,共同打造移动场景下的应用组合,为用户带来更智能、更便捷、更丰富的移动交互体验。无论是小米的“手机+AIoT”还是华为的“1+8+N”,如果以场景层次来划分,其实都有三层。分别是以手机和可穿戴设备为代表的便携随身层;以智能音箱、智能电视为代表的智能家居层;还有以智慧出行、智慧生活为代表的智慧城市层。目前,无论是国外的苹果、三星还是国内的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厂商都纷纷从便携随身层向智能家居层不断开拓。但他们的根基依然还在便携随身层,在于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移动智能生态,而在这个生态中,真无线耳机已经越来越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这意味着,华为和小米这样的智能手机巨头,绝不会轻易放弃真无线耳机市场,推出真无线耳机才两年,他们的征程也才刚刚开始。另一方面,因为语音交互技术还不是特别成熟,用户对真无线耳机更看重的依然还是听音乐等传统耳机功能,真无线耳机融入移动智能生态的程度依然还不够深。真无线耳机市场整体依然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高速增长且异常分散,在未来发展进程中,市场难免将会出现很多难以预料的变化。也就是说,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巨头可能还会遇到一些超出他们预计的挑战。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智能穿戴
    刘旷刘旷
    2020-09-15
    19917
  • OPPO智能电视再次吹响进军IoT号角

    (配图来自Canva)对于电视产品,很少有人会感到陌生。从70、80年代只能生产黑白图像的黑白电视,到可以显示彩色画面的彩电,再到拥有更高分辨率的液晶电视。彩电行业经过了多次革新发展,才形成了如今的形态。而在今天的彩电市场中,智能电视作为新兴产品,已经成为彩电市场销量增长的重要引擎,并显现出取代传统电视的趋势。国内市场中,智能硬件提供商华为、小米不断在智能电视领域加码布局,oppo也在近日宣布推出智能电视产品,这无疑让智能电视赛道的战火,烧的更加凶猛了。“蓝光”技术助力oppo进军智能电视对于国内超过千亿的彩电市场,oppo早就垂涎已久。今年9月3日,oppo首款55英寸智能电视获得了3C认证,其在彩电行业的布局,也终于拉开了帷幕。时隔不久,9月7日oppo副总裁刘波在致中国区工作的内部信中,更是明确表示公司的智能电视产品即将登场,oppo距离迈入彩电行业只差临门一脚。而对于入局彩电行业,oppo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方面,oppo在视听技术方面有着多年的积累,其之前曾经推出的蓝光播放器、MP3、MP4产品均获得了不错的口碑,而此前的技术积累,对OPPO进军智能电视产品大有助益。早在2004年,oppodigital公司在美国硅谷成立后的一年时间内,就获得了美国SecretsofHomTheraterandHighFidelity网站年度最佳产品称号,并获得了EISA认可的“2013-2014年影音大赛”大奖。这些亮眼的成绩,充分展现了oppo在影音技术领域的硬核实力。而这种硬核实力显然也是可以用于智能电视的。OPPO副总裁刘波曾对外表示,oppo的智能电视产品将融合“蓝光基因”,而基于“蓝光”曾经取得的成就,这款智能电视尚未上市就已经引起了高度关注。oppo方面也表示,将以MP3、MP4产品从蓝光时代积累的技术,打造高视听效果的智能电视,以推进其智能电视产品的商业化落地。随着彩电行业进入存量市场,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老牌电视企业也在加紧智能化转型,新兴智能电视企业也在不断增多。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oppo的“蓝光基因”为其智能电视产品,注入了差异化的竞争壁垒。不过,在智能电视赛道,oppo在智能手机行业的老对手小米、华为也已经展开了布局,并借助IoT生态的优势推进智能电视产品的销售,这让后入场的oppo面临不小的压力。再战华为、小米国内彩电市场中,可以分为传统电视企业和互联网电视企业两类。一类是以TCL、海信视像为代表的老牌电视企业;另一类则是具备互联网接入AI技术功能的智能硬件企业,其通过包含智能电视产品在内的各类智能家居产品,逐渐在国内彩电市场占据优势。在互联网智能硬件企业中,华为、小米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代表。而在智能电视产品的布局方面,华为、小米仍旧采取了其在智能手机行业的打法。比如,华为仍主打包含芯片技术在内的融合了鸿蒙系统的软硬件一体化的生态优势,并以此征服消费者;小米则继续以性价比优势占领市场。比如华为的X65智慧屏产品,搭载了鸿鹄898芯片、鸿蒙系统,具有领先业界的硬件实力;小米的4A、4C智能电视产品,价格最低至799元,凭借低廉的价格受到用户欢迎,并取到了2019年国内销量第一的亮眼成绩。相比之下,新入场的oppo智能电视,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而在竞争愈加激烈的智能电视赛道,华为、小米的市场地位已经逐渐稳固,oppo智能电视仅凭“蓝光基因”优势,还很难在彩电市场占据一席之地。而从IoT战略方面来看,进军彩电行业虽然并不轻松,但这却是oppo必须要走的路。毕竟,如今在各家智能硬件企业,均在推动IoT生态布局的情况下,oppo自然也不能落后。而由于智能电视在IoT生态中起着重要的联动作用,它对OPPO建立自己的IoT生态、提升其企业综合竞争力、稳固基本盘,意义重大。以此来看,oppo入局彩电行业可以说是必然。而oppo在进军彩电行业的同时,也将战火蔓延到了IoT赛道。战火蔓延到了IoT领域对智能硬件企业来说,IoT生态的布局具有更深层次的战略意义,对企业的营收增长、用户粘性增加大有裨益。比如小米的“手机+AIoT”布局,使其生态链产品保持40%以上的年增长率,不仅为其营收增长提供了助力,还让小米了获得了一批忠实的米粉用户。据小米财报显示,小米生态链关联5件及以上IoT平台产品的用户已经超过了350万人(不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极大的促进了小米生态的商业化推进。从小米的IoT生态布局来看,IoT对企业的营收增长、用户粘性提升都是一种利好。而在万物智联时代,IoT生态也将是智能硬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因此,oppo入局彩电行业、布局IoT生态,也是顺应市场趋势,提升自身的综合竞争力的不二之选。不过,在产品布局方面,oppo的IoT生态布局已经落后于华为、小米两家。在小米推出“1+4+X”的战略布局后,华为也公布了自己的“1+8+N”战略布局,以融合鸿蒙系统的HiLink生态和小米展开竞争,而oppo的智能生态产品仅有手环、手表等可穿戴产品,IoT生态布局明显逊色不少。在竞争愈加激烈的IoT赛道,华为、小米也在不断加码布局,oppo也逐渐感受到了危机,这次推出智能电视产品,就是其奋起直追的表现。而在老对手华为、小米率先入场的情况下,oppo这个新军能取得多少成绩,还是个未知数。能否成为后起之秀在竞争愈加激烈的IoT赛道,oppo能有怎样的表现,还要从技术实力、销售渠道、市场竞争多方面分析考虑。首先,从智能电视产品来看,oppo具有广受市场好评的“蓝光基因”的技术积累,而这个作为智能电视产品用户体验的核心要件,自然能为其智能电视产品,增加不少亮点。其次,从销售渠道来看,oppo还有着多年积累的销售渠道优势。多年布局下,oppo的线下门店接近20万家,对用户的消费习惯、潜在需求了解更为清晰,进而为智能电视产品的功能设计提供助力,这对其用户体验的提升大有助益。不过,和小米、华为相比,oppo的智能电视产品还有不小的差距,起步晚、硬件实力积累不足都是oppo和两家的差距。此外,TCL、海信视像这些老牌企业也加码了IoT生态布局,这也会让oppo面临不小的竞争压力。从市场方面来看,智能产品在下沉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智能音箱、智能手表等智能产品越来越普及,智能硬件市场的IoT生态趋势已经显现。而作为智能手机、智能音箱等产品的联动中心的智能电视产品,必然是各家的必争之地。因此,不难预见未来的彩电市场的战火只会烧得更旺,而这对新入局的oppo自然不是个好消息。而oppo能否在“蓝光基因”、渠道优势的加持下成为后起之秀,还有待市场检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其在市场表现如何,OPPO对于这个家庭物联网的重要终端入口,都不会轻易放弃。毕竟,这关乎OPPO的IoT大计,OPPO马虎不得。

    智能家居
    幂疗幂疗
    2020-09-11
    19513
  • 利润暴跌下,华米科技的AI健康赛道突围

     配图来自Canva近年来,智能可穿戴设备迅速发展,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可穿戴产品逐渐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而这种主打运动、健康检测功能的智能产品,因为多样化的健康功能广受用户好评。比如前段时间发布的小米手环5,就以其主打的心率、压力监测等健康检测功能受到米粉热捧,首销就被迅速抢光。 而研发这款爆款产品的正是小米IOT生态链的代表企业——华米科技。在小米手环5的研发上,华米科技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这才有了这款热销产品。而这个热销产品的诞生,为华米科技第二季度的营收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不过,华米科技营收稳步增长的同时,其净利润却在暴跌。 而对于净利润暴跌的现象,华米科技解释主要受疫情、营销及研发投入增加影响。华米科技Q2财报数据显示,其研发费用猛涨至营收的10%,对利润率产生了极大影响。不过,这也与华米科技力推其“AI+健康”的战略不无关系。而在“AI+健康”这个市场同时参与的巨头不少,自身缺乏生态的华米能否突出重围,尚有待观察其后续技术水平如何。 难逃“增收不增利”怪圈 华米科技8月18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11.37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9.5%,总出货量达到了890万台,同比增长7%,表现良好。但在净利润方面,华米科技却表现拉胯,华米科技Q2的净利润仅有1330万元,利润同比下暴跌85.1%。 从华米科技发布的Q2财报来看,其营收、出货量均实现了增长,但并没有摆脱“增收不增利”的怪圈,特别明显的是其利润率的下滑。 华米利润率暴跌,也对华米科技的股价造成直接影响。在华米科技发布Q2财报当天,其股价盘前下跌8%。这对于利润本就微薄的华米科技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华米科技首次面临这样的情况。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华米科技净利润就由2019年Q4的2.07亿元降至1920万元,利润暴跌近90%。而在5月12日Q1财报发布后不久,华米科技的股价就应声下跌了7%。 这次Q2财报净利润再次拉胯,也使得华米科技的股价比上次下滑的更快。实际上,华米科技的利润暴跌,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首先,covid-19对华米科技的产品制造、渠道销售都产生了不利影响。其次,华米科技用于营销、研发费用的增加,也是其利润下降的重要诱因。 利润暴跌的背后 总体来看,华米科技利润暴跌的原因,主要分为三方面。 其一,covid-19的流行,对全球市场的零售行业都产生了很大影响,使华米科技产品生产、销售受阻,同时对美洲和欧洲的海外市场也产生了不利影响。其次,渠道销售商家也向华米科技反映疫情影响下,消费者消费能力下滑,对可穿戴产品消费意愿不强,进而使华米科技第二季度业绩承压。 其二,销售、营销投入猛增也是造成华米科技利润降低的主要原因之一。华米科技Q2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投入的销售、营销费用共7130万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达76.6%。而销售、营销费用的暴涨,必然摊薄其利润率。 不过,华米科技大力做营销也不难理解。一直以来,分销渠道高度依赖小米都是华米科技的一块心病。2019年,华米科技72.2%的产品营收额都来源于小米。这样的情形下,华米科技加大品牌营销、提升其品牌价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营销费用的高投入,同时也引发了利润暴跌的问题。 其三,研发费用的投入也对华米科技的利润产生了巨大影响。华米科技第二季度研发费用投入高达1.172亿元,同比增长25%,占Q2营收的10.3%。而研发投入猛增,也让华米科技的利润再度降低。 从利润角度来分析,华米要防止利润暴跌,降低研发投入就行了。但华米在利润下滑后仍坚持自主研发,更多的是出于对“AI+健康”战略全局的考虑。 AI健康寻解 一直以来,华米科技对技术研发都非常重视。从2015年开始,华米科技的技术研发投入逐年攀升,迄今已超过10亿元。而在持续的高投入下,华米科技的AI技术也取得了不少亮眼成绩。 在今年6月15日举办的首届AI创新大会上,华米科技阐述了其对AI与健康产业的理解,并发布了“黄河2号”的新一代智能可穿戴芯片,同时也展示了自主研发的PPG生物追踪光学传感器及数据AI算法。 此外,华米科技还公布了OxygenBeats™血氧监测、SomnusCare™睡眠分析系统、ExerSense™AI生物识别系统的等技术。 从华米科技公布的AI、健康技术来看,华米科技把未来押注在AI技术和健康产业的结合上,以“AI+健康”的理念,将华米科技打造成专注于健康产业的科技公司。在Q2财报中,华米科技也提到,智能研发投资是其为消费者和行业更快地开发新的智能设备,并将其推向市场的能力的关键。 目前,智能可穿戴产品主打的健康功能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而华米科技押注健康赛道,正是顺应了这一波市场趋势。不过,华米科技押注健康赛道,能否缓解利润严重下滑的问题,还需要从市场、科技实力等方面考究。 能否突围健康赛道 在健康赛道,华米科技的前行之路并不轻松。在国内的智能可穿戴市场中,华为、苹果都是华米科技强劲的对手,和这些对手相比,华米科技并没有明显优势。 在智能可穿戴市场的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华米科技的“AI+健康”的技术优势就不再明显。例如华为的智能手表,也使用了自主研发的Truesleep™运动健康监测技术,和华米科技SomnusCare™技术非常相近。相比之下,华米科技的AI健康光环优势不再突出。 而在产品制造方面,华米科技都是以代工模式生产制造,和市场中自主生产制造的企业相比并不占优势;在智能产品IOT生态方面,华为、苹果都有自己完整的IOT生态,而华米科技作为产品设计商,在生态方面强烈依赖小米,这让其在市场中失去了主动性。 综合来看,华米科技在智能可穿戴市场仅有AI技术方面的优势,因此在与巨头的竞争中将面临极大挑战。而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增长放缓的情况下,企业之间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华米科技面临的竞争难题也会加剧。 这样的情况下,华米科技押注健康赛道,能否在缓解“增收不增利”问题的同时,保持其独有的市场竞争力,就有待观察。 总体来看,华米科技发力“AI+健康”技术研发,很难在短期内改善利润率降低的问题,但随着疫情缓解,智能可穿戴市场回暖,华米科技也会迎来新的机会。华米能否抓住这波机遇,再创佳绩、突出重围,就要看接下来华米如何行动了。文/金融外参记者王佳龙,公众号ID:jrwaican

    智能穿戴
    金融外参金融外参
    2020-08-26
    20562
  • Q2复苏慢,华米科技的“两条腿”还行吗?

    配图来自Canva8月18日,华米科技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对于华米科技,外界一直非常关注其与小米的关系,以及其一直在尝试的“去小米化”效果。 在屡次被传与小米不和后,华米科技的财报里还有多少小米的影子?一季度营收环比大幅下滑之后,华米科技业绩在二季度是继续下滑,还是有所回暖?在全球各市场环境产生明显差异的情况下,华米科技会如何应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能够在这份Q2财报里找到。 复苏慢,有阻力 在经历过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大幅下滑后,华米科技二季度勉强算是稳住了。财报显示,2020Q2,华米科技营收11.37亿元,环比一季度的10.89亿元,增长4.41%;总出货量为890万,与一季度760万的总出货量相比,增长了17.11%。 但营收和出货量的增长速度依然不快,而且仍然处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以去年Q4为例,当季华米科技营收21.22亿元,出货量为1470万。可见,现在的华米科技还处于复苏的山腰阶段,与此前的正常营收和出货量水平还有不小的距离。 不过,能够展现出复苏趋势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华米科技并未在财报中披露自有品牌和小米分别的出货量,但是可以确定与新品发布和国内市场复苏关系很大。一方面,华米科技和小米在二季度都发布了新品,比如AmazfitAres和小米手环5,另一方面,国内市场二季度整体不再受疫情影响,线下渠道恢复正常。 另外华米科技在财报中也提到,它的渠道合作伙伴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线上销售和即时零售模式。这里的渠道合作伙伴就包括与华米科技绑定最紧密的小米。 但在这些促增长因素的背后,显然还有一股非常大的阻力,使得华米科技很难在短时间内回到之前的水平。华米科技在财报中提到二季度国外市场的几个事实:第一,一些亚洲地区零售店顾客回暖很慢;第二,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店被迫关闭,顾客无法消费;第三,许多零售商降低了库存水平和订单需求。 不难看出,二季度在不少海外市场,疫情带来的不可抗力对华米科技的渠道造成了明显的负面影响,不仅使线下渠道与消费者断连,而且还让渠道商变得更加保守。而且目前来看,海外疫情尚在多个国家发酵,在疫情未得到明显控制前,这些不利情况显然还会持续下去。 加码自有品牌 一季度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全球出货量排到了第五,而且在美国、西欧和东南亚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 因此在二季度,我们在财报中看到了更多华米科技加码自有品牌Amazfit的行动,主要是从渠道和研发两个方面。渠道上,华米科技一方面不断为Amazfit品牌拓展国际市场,另一方面在国内则开始在线下开店,财报显示,华米科技于6月份在北京开出了第一家线下零售店。 这也为华米科技带来了更多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根据财报,二季度华米科技销售和营销费用达到了7130万,比一季度的5480万,增长了30.11%。 在研发方面,华米科技在二季度举办了首届AI创新大会,并发布了第二代智能可穿戴芯片——“黄山2号”,以及新一代生物识别传感器和生物识别算法。 华米科技对Amazfit自有品牌的持续加码,一方面来自于对产品结构优化的需求,以降低对小米的依赖性,增强其自身品牌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对利润结构优化的需求,因为自有品牌的毛利率操作空间更大。这也是所有小米生态链企业的两个显性发展需求。 但这种对自有品牌的加码目前在关键财务指标上还未明显见效。从财报提供的数据来看,2020Q2华米科技毛利率为22.28%,与一季度的22.47%相比,依然没有提升。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证明,尽管出货量比一季度有所提高,但整体的产品结构并没有发生改变。 此外,华米科技加码自有品牌的一大目的,还在于维持一季度的个别细分市场的发展趋势,但是以疫情发展情况判断,二季度华米科技在这些海外市场的表现很难超越一季度。 发力大健康 疫情的到来,虽然对华米科技所在的可穿戴市场造成了持续且巨大的打击,但也让华米科技继续坚定了“科技连接健康”的发展理念。 在Q2财报中,华米科技认为虽然消费者的购买方式发生了改变,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可穿戴行业增长的大趋势出了问题。此外,华米科技还认为封锁导致了人们的普遍增重,因此人们会重新关注到健康问题,对健康智能技术的需求或许会上升。 具体来看,二季度华米科技对健康技术和产品的投入比较频繁。比如4月份联合钟南山院士团队共建腕部智能可穿戴联合实验室,5月份同中国田协成立联合实验室,在SCI发表论文表示可穿戴设备大数据可预警新冠疫情等。 这些行动的本质其实是对可穿戴设备在健康领域进行应用扩展,以向整个市场证明可穿戴设备在特殊时期和特殊情况下的应用潜力。 但对于华米科技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投入何时真正能够落地于可穿戴设备上,市场对这些设备的接受度又如何?毕竟以当前的可穿戴设备,特别是智能手环、智能耳机来看,它们的健康功能其实比较有限,真正能够搭载变革性的健康功能可能还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 “两条腿”走路最保险 总体来看,华米科技Q2财报的表现并不算好,原因在于没有让人看到强劲的复苏,反而财报里还露出了目前存在的诸多增长阻力。 但华米科技其实也在财报里埋下了一些增长伏笔,比如小米手环5强劲的未来销售预期、下半年即将上市的诸多新品、新品牌Zepp的上市发布等。这些可能会让华米科技下一季度的财报更好看。 至于外界非常关注的“去小米化”,目前看还很远。其实华米科技无需“去小米化”,“两条腿”走路很正常,更关键还是要建设自有品牌Amazfit,自有品牌成了,小米产品的占比自然会下去。 华米科技可能也相当明白这一点,因此一直在加码自有品牌建设。但相比华为苹果这些强敌,华米科技的自有品牌也有一些硬伤,比如硬件产品生态协作性不高、品牌力不强等,这些短板短期内很难自己补足。 综合来看,目前全球智能可穿戴市场依然有很多变数,不同市场的竞争逻辑正在越来越清晰,华米科技要想在保持一定增速的同时把自有品牌慢慢做起来,“两条腿”的方式其实是最保险的。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AI+
    刘旷刘旷
    2020-08-25
    20423
  • 平板电脑被在线教育再次带火?

    (配图来自Canva)疫情对整个消费电子市场打击颇大,IDC、Countpoint、Canalys等权威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最低同比下降14%。面对严峻的考验,连苹果也不得不在全球各地轮番关闭零售店。不过在其他消费电子品类陷入窘境之际,得益于健康生活被更加重视和“宅经济”的崛起,可穿戴设备与平板电脑实现了惊人的逆势增长。尤其在线教育爆火的情况下,平板电脑市场涨势非常喜人。IDC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同比增长18.6%,总出货量达到了3860万台。回顾平板电脑市场过去接连数年的持续萎缩,今年在特殊情况的助攻下,平板电脑终于出现了久违的复苏迹象。平板电脑成功“逆袭”?在过去的五年中,全球平板电脑市场的持续萎缩,迫使大量厂商逃离。自2014年,也就是第一款iPad发布四年之后,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就开始持续下滑。到2019年为止,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已经连续下滑了5年。如今还坚守在平板电脑市场中的,除了苹果、华为、三星、亚马逊、联想这些国际顶尖科技巨头,独立的平板电脑厂商也就只有昂达、酷比魔方等在勉力苦熬。好在当前无论是全球平板电脑市场,还是中国平板电脑市场,都显露出了非常明显的复苏迹象。IDC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18.6%,中国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17.7%。当前平板电脑市场的逆势增长,对于长期坚守平板电脑产品线的一众厂商们而言颇为难得,堪称是“久旱逢甘霖”。IDC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除苹果之外,三星、华为、亚马逊、联想这些全球前5大厂商平板电脑出货量均实现了40%-50%的大幅增长。但是受疫情影响而形成的特殊市场环境注定不会长久,当短期刺激性影响消退之后,平板电脑市场是会保持持续增长?还是会恢复衰退趋势?被在线教育带火,可惜这只是虚火当前平板电脑市场强劲增长的原因非常简单纯粹,就只是因为在线教育爆火,顺便带火了平板电脑市场,这一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一样。当然,在家办公和在线娱乐的需求也为平板电脑市场消化了一定的出货量,但相比之下在线教育的需求是绝对主力。举例来说,联想平板电脑虽然拥有多元化的产品组合,但其性价比极高的入门级平板电脑最受市场欢迎,因为这样的平板非常适合用来上网课,其M10系列平板产品被直接推崇为“网课神器”。在线教育成为刚需的上半年,联想并没有坐等市场机会白白流失,不仅及时推出全新的“学生模式”,在国内市场中更是积极与学而思展开合作,联合赠送学习大礼包。这一系列动作取得了立杆剪影的效果。得益于在线教育需求的爆发,今年二季度联想平板电脑全球出货量从去年同期的190万台暴增51%至280万台。与联想类似,其他厂商平板电脑能够在二季度得到大卖,实际上主要也是由于在线教育需求的爆发。其实在线教育爆发带来的终端需求并不是短期需求,而是一种长期利好。比如在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线下学校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教学工作,在线教学不再成为“刚需”,但线下、线上教育双线融合的趋势却愈发明显。然而教育行业的长期利好,并不足以成为未来平板电脑市场持续增长的动力。原因也很简单,有比平板电脑更适合的教育终端产品。如果偏重性价比,上网课带屏智能音箱绝对会是比平板电脑更合适的选择,长期惨烈的价格战之下,现在的带屏智能音箱普遍都只有几百元,而且同样都有儿童模式或者教育模式;如果更看重学习功能,那么从几百块到四五千元,从入门到旗舰的学习机产品,无疑会是家长和孩子更好的选择,现在的学习机也都是平板形态,而且学习环境比平板电脑更纯净,学习内容更丰富。总之,在日益拥挤的学习终端产品市场中,虽然突发情况之下平板电脑趁机火了一把。但是平板电脑本身的通用性,却让它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所以在线教育虽然带火了平板电脑,但是对平板电脑市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把虚火。平板电脑一直处境尴尬像在教育领域这样的尴尬处境,在平板电脑的发展历程中并非是孤例,而是在不断重复上演。从微软2000年推出tablet原型机开始算起,平板电脑发展至今已经有20年的历史,但在2000年到2010年之间平板电脑市场显然并没有做起来。如果从2010年苹果发布第一款iPad,继而在全球引发平板电脑热潮开始算起,平板电脑兴起也有10年了。平板电脑诞生至今,包括微软和苹果在内,无数科技公司对这种形态的智能设备寄予厚望,英特尔甚至专门针对类平板的移动终端推出了凌动(Atom)处理器。但是平板电脑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繁荣还是不足四年时间。从2010年1月28日乔布斯第一次举起iPad向世人展示,一直到2014年第三季度,平板电脑市场在一众科技公司的推波助澜中,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但是到了2014年第四季度,平板电脑市场的上升势头戛然而止。一个被众多科技巨头寄予厚望的智能设备品类,上升周期却只有短短四年。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科技巨头们集体点错了一次科技树。在今天看来,平板电脑依然像是在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之间生硬插入的一种电子品类。论便携性不如智能手机,论生产力也难以和笔记本电脑叫板。只有在类似上网课这样的特定场景中,平板电脑才能真正发挥一些作用,但就算是在教育场景下,平板电脑的针对性也会输给学习机。平板的未来或许在于折叠屏这是一种在“全能”理念下设计出来的智能终端,但在现实应用中却往往啥也做不好。于是为了推广平板电脑,几乎所有厂商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低价策略。连最会赚钱的苹果,在很多平板产品中也无利可图,由此某些iPad居然成了苹果“最具性价比”的产品。不过就算是这样的努力,也依然很难让人看到平板电脑市场长久繁荣的希望。或许平板电脑这种智能设备形态的未来,并不在于平板电脑本身。从2018年开始,一种名为折叠屏手机的新型智能设备形态开始走入大众视野。就算到现在为止,华为、三星这些科技巨头推出的折叠屏手机仍然是概念性高于实用性,在体验上依然还有很多难让人满意的地方。但在这种设备身上,我们却可以隐约可以看到平板电脑的未来。折叠屏手机合起来是智能手机,翻开来却是一台平板电脑。开合之间,设备的形态在变化,内容生态也需要随之变化。所以科技巨头们在平板电脑上的探索,在折叠屏手机上已经有了明确的用武之地。巧合的是,现在牢牢占据着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前三的科技公司,也正好就是苹果、华为、三星这三大智能手机巨头。

    智能金融
    幂疗幂疗
    2020-08-19
    1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