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能早教机:玩具厂商与互联网巨头的修罗场

    配图来自Canva早前,百度旗下人工智能硬件品牌小度首款针对儿童的新产品——小度智能早教机正式在各大电商平台预售,唤醒了消费者对智能早教机的关注。 其实,早在2018年,国内就兴起了早教机、故事机等早教产品浪潮,但资本一阵吆喝后,智能早教机市场又恢复平静。而今,素质教育呼声越来越高,早教的概念深入人心,智能早教机的出现恰巧满足了新手父母“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需求。 与此同时,智能音箱、智能手表、智能电视、服务机器人,生活中的智能产品层出不穷,人们已经习惯人工智能产品带来的便利和舒适服务。因此,专门为婴幼儿服务的智能早教机,也越来越受新手父母认可。 根据魔镜市场情报数据显示,2019年1月~10月,综合天猫、淘宝销售数据,玩具十大类目中,早教智能玩具市场规模近25亿。其中,早教机销售额超7亿,占比30%,相比2018年,增速达63%。 智能早教机渐成主流,互联网企业、传统玩具厂商、母婴品牌商,开启新一轮争夺战。 消费需求驱动,智能早教机爆发 近几年,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先机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智能早教机取代传统早教机走进消费者视野,并实现了高速增长。 我国是一个教育大国,任何教育细分领域都是资本眼中可挖掘的“金山银山”,这一点从在线K2教育、兴趣教育市场的火热,甚至线下机构数目逐年增长,以及教育产品成为热卖爆款产品等等的现象便可知。 而智能早教机作为专门为儿童早教研发,可以促进孩子学习兴趣的智能硬件产品,父母自然不会错过。 据权威机构调查表明,国内平均每个孩子每年在早教玩具上花的钱将近四百元,国内三亿多孩子中,8000万城市儿童每年购买早教玩具要花掉300多亿元,再加上2.5亿农村儿童的早教玩具消费,每年中国孩子的早教玩具花费在500亿人民币以上。 另外,智能技术的精进,特别是至关重要的语音交互技术的突破,促进了智能早教机的爆发。 而且,早教机功能和内容不断拓展,也是其被消费者喜爱、购入的原因。不同早教机侧重的内容不同,有些专注数学运算、英语翻等学习内容,有些偏向故事、音乐等娱乐内容,可以满足父母不同教育上的需求。 庞大的用户需求助推下,智能早教机发展前景一片大好。而随着智能早教机市场高速增长,玩具厂商、互联网企业、母婴平台一拥而上,智能早教机品牌竞争更加激烈,市场进入白热化竞争局面。 玩具厂商:经验、渠道更胜一筹 传统行业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已成为行业共识,玩具市场也不例外。 除了在生产层面,企业基于智能技术实现了增效降本的目标之外,早教启智、机器人、智能机器人、遥控车、无人机、故事机、学习机,智能玩具类型越来越多,玩具产品发展方向也趋于智能化。 面对早教机市场智能化的改变,童之声、巧虎、乐乐鱼、火火兔等玩具品牌商,卯足了劲争第一。 市场发展初期,人工智能、自然语言解析等技术与早教机的融合相对浅显,由此智能技术并不是早教产品的核心“护城河”。相较于一开始就,重视智能技术的AI医疗、AI交通等领域,在AI教育智能硬件市场,品牌知名度、供应管理能力、产品服务以及在早教机领域积累的经验更为重要。 所以,较早进入市场而且专注儿童早教玩具产品的研发的童之声、巧虎等玩具品牌商,最先登顶。 网络数据显示,从早教智能玩具整体数据来看,童之声以5.1%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巧虎随位列第二与第一差距不大,乐乐鱼第三、火火兔第四、小霸王第五,各大品牌均有独家核心优势。 从早教机细分品类来看,2019年1~10月,童之声以1.2亿销售额占据16.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小霸王早教机紧随其后,销售额第三、第四、第五名分别为贝灵、物灵、洪恩。 玩具厂商童之声专注于早教产品,且不断扩张店铺规模,保证了新产品研发速度和售后服务质量,这给后期智能早教产品的研发奠定了良好的生产、销售基础。数据显示,童之声均价在580元,智能早教玩具占比98%以上,有53家店铺,销量最高的店铺为凌语玩具专营店,其次为童之声旗舰店。 不过,随着智能科技的成熟,人们对智能早教机要求越来越高,内容丰富、互动性强、高科技含量的智能早教产品更受欢迎,玩具厂商也就面临,新技术与早教机的融合、内容的创新等问题。 这时,互联网巨头、人工智能企业的技术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互联网巨头:内容、技术领先 对消费者而言,智能早教机不仅是玩具更是教育载体,必须兼具娱乐与学习的功能,所以智能技术应用和学习内容都十分关键。借此契机,互联网巨头基于智能技术,切入智能早教机市场,意图在智能硬件领域分一杯羹。 就小度智能早教机来说,虽然进局得晚但有百度背书,很快就打开了市场局面。 一方面,小度智能早教机内容资源丰富,弥补了传统早教机内容上的不足。基于百度强大的语音搜索生态,小度智能早教机内含权威全面的百度百科、宝宝知道、懂啦等信息资源,信息储备十分丰富。 另一方面,智能技术应用直接影响用户体验,而聚合小度强大AI能力的小度智能早教机,用户体验良好。据悉,小度是唯一一家能做中英文混读识别,也是最早打出声码器技术概念的厂商。 同时,小度在语言交互能力上处于领先地位。百度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6月,小度助手在第一方设备上的月语音交互达28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小度助手月交互总量达58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57%。 总之,小度智能技术、学习内容双管齐下,小度智能早教机在内容和AI上占据优势,但客观来看,小度智能早教机面临的问题也不少。例如:面对既是玩具又是教具的早教机,如何权衡好“寓教于乐”的命题,讨得消费者欢心? 综上所述,互联网巨头想在智能早教机市场分一杯羹并非难事,但若想真正地做好智能早教机,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同样的,玩具厂商想要守住早教机市场份额,也需要紧跟时代发展,积极创新。 不管怎样,智能早教机市场这“一亩三分地”,注定是玩具厂商与互联网巨头比拼的修罗场……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AI+
    刘旷刘旷
    2020-09-21
    19832
  • 顺丰、京东博弈无人机物流

    配图来自canva​近日,一架重达5.25吨的大型无人机从宁夏起飞,经过近一小时的飞行后抵达内蒙古机场,并成功着陆。而举行这次无人机试飞实验的正是以空运物流见长的顺丰(顺丰速递)。这次试飞实验也让顺丰成为了国内首个实现大型无人机与物流场景融合的企业,这也将为其后续无人机的商业运营打下了良好基础。一直以来,空运都是顺丰货运物流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从2009年开始,顺丰就专门成立了航空部门,并逐渐发展成为国内货运机架数最多的民营企业,长久以来顺丰以其快捷的航空货运服务,逐渐建立起它在物流行业的竞争壁垒,空运也因此成了顺丰的重要标签之一。这次在宁夏举办的无人机实验获得成功,再次展现出顺丰进军空运物流的勃勃野心。而这次实验的成功,对顺丰的整体空运物流构想的实现大有裨益。这对同样对无人机物流怀有心思的京东物流,也是一个“秀肌肉”的好机会。顺丰触碰“无人机空运”梦顺丰在8月21日试飞的FH-98无人机,由顺丰和航天时代电子合力研发,重量达5.25吨,具有起降距离短、巡航速度快的优势,适合大载量货运。而这次举行大型无人机的场景实验,既是顺丰对航空货运布局的加码,也是其对大型无人机货物运输的一次小的尝试。作为国内早期自建航空物流的企业之一,航空货运承载着顺丰对整个空中物流的全部梦想,空运也一直是顺丰的核心竞争力。早在2008年,顺丰就开始着手自建航空公司,并在2009年成立航空部门。5年后,顺丰开始买进货运机,扩展其空运实力。迄今为止,顺丰已经拥有60架货机,成功刷新国内物流公司机队记录,空运实力在国内诸物流企业中,居于领先地位。不过,它在物流无人机配送应用方面,还仍处在初期阶段。实际上,整个国内市场,物流无人机的应用也更多停留在配送方面,应用场景也多止步于小范围测试,离真正的商业化普及还很远。在大型无人机商用方面,国内市场更是鲜有消息。顺丰这次试飞,算是开创了国内大型无人机在物流行业场景应用的先河。此举不仅有利于推动国内大型无人机在物流行业的应用进程,也让顺丰离自己的“无人机空运梦”更进一步。实际上,顺丰此次大型无人机货运试飞,更深层次的考虑则是探索至为关键的商业化问题。蹒跚中的商业化难题和传统的铁路、公路运输方式相比,空运具有高效率、低成本优势,这也是国内企业在航空货运领域展开布局的原因之一。在运输速度方面,航空货运时速可达每小时600至800公里,是公路运输速度的10倍,能够极大地提升运输效率;在成本方面,空运也能省过路费、仓储费、保险费和利息支出等费用,加快资金运转速度,进而提升航空货运利润。而在无人机应用于物流行业后,人力成本则会进一步降低,空运的优势会体现得更加明显。和有人驾驶的货运机相比,无人机有更强的机动性和更小的安全风险系数,并且其特有的虚拟训练模式,也能进一步降低无人机的安全系数和训练成本。不过,国内市场至今还没有传出大型无人机商业应用落地的确切消息,大型无人机的场景应用仍处在待开发状态。而顺丰作为业内的先行者,此次实验的目的,自然也包括推动无人机的商业化应用。但从国内市场的无人机应用现状来看,大型无人机的商业化仍面临着重重难题,距商业化落地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在大型无人机商业化的进程中,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比如,5G、AI、大数据等新基建大爆发,也为大型无人机的商业化注入了新的活力。新基建下的新机遇综合来看,新基建为大型无人机商业化提供的助力主要在政策和技术两方面。首先,在技术方面,AI、5G、大数据技术这些新兴技术的进步,让无人机在视觉识别、数据传输及处理等方面取得了技术性突破。比如,5G通信技术具有低延迟特点,可以将延迟降低至1ms以下,对无人机运行的数据传输、终端控制提供了很大帮助。AI技术能够提升无人机的侦查、探测能力,加强无人机智能操控的机动性;大数据技术则对无人机的飞行路线规划有极大的价值;同时,无人机也是收集数据的利器,无人机和大数据的联合,对其商业化大有裨益。其次,在政策方面,国家也为民用无人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2017年,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关于促进和规范民用无人机制造业发展指导意见》,提出教育部将无人机相关专业列入《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为国内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提供人才支持。国务院也多次发布民用无人机产业发展规划,构建“社会管理+行业管理”格局,为民用无人机发展提供一个安全、高效、顺畅、可持续的环境。有了新技术和新政策的支持,对意在推进无人机商业化的顺丰来说,现下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顺丰在无人机领域绝非没有对手,热衷于无人机物流的京东物流就是其中一个。和京东赛跑实际上,搞无人机物流的不只是顺丰,京东也算是其中一个。但从京东在无人机领域的布局来看,其与顺丰走的路线并不相同。顺丰的无人机技术研发,是和大疆、极飞等企业合作,而京东则选择自研无人机技术。2015年转型科技企业后,京东就开始自研无人机技术。和顺丰采取的合作方式相比,京东选择走技术自研道路,使得京东的无人机技术拥有更强的主动性和市场竞争力,这对其无人机的商业化推进也大有裨益。在无人机技术方面,模吧网数据显示,顺丰试飞的FH-98无人机最大航程1200千米,最大荷载重量1.5吨。而京东发布的京鸿重型无人机,有效载重为1至5吨,和顺丰这次试飞的无人机载重没有太大差别。但目前顺丰和京东的这两款大型无人机并未投入商用,很难在载货量、智能操控技术等方面做出全面评比。而在航空物流网络建设方面,京东与陕西省政府合力打造了全球第一个低空无人机通用航空物流网络,并以陕西为中心向北上广深等城市扩展;顺丰则打造支线航空货运网络空地一体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无人机配送服务。从大型无人机商业化的布局来看,顺丰对无人机空运更为热衷,但无人机当下糟糕的应用现状,又决定了顺丰离“无人机空运”的梦想还有不少差距。从长远来看,顺丰与京东利用自己的业务场景和技术实力,参与竞争博弈并尝试商用,必然会加快我国无人机技术的发展,进一步壮大行业的基础,这对参与其中的顺丰与京东而言,其利好也是显而易见的。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智慧城市
    刘旷刘旷
    2020-08-28
    19240